相关文章

嗨!这到底是谁的“益达”? | 《合肥晚报》多媒体数字报平台

    小林是一位追求时尚的女孩,她给本报打来电话,随着越来越多的一线的国内外品牌进驻合肥,她再也不用去香港、台湾购物。不过,爱逛街的她在合肥街头发现少数商家在经营中打起了名牌擦边球,山寨店也时见街边。

    记者的调查结果表明,现在市场上确实存在少量“傍名牌”现象。工商部门对此回应,少数“傍名牌”商家涉嫌侵犯注册商标权,专家则认为,杜绝假名牌 要从买卖双方入手。

    香港益达傍上箭牌益达

    “香港益达口香糖,10元3瓶!”昨天下午2时许,位于站前路合肥客运总站对面的一个门面房,电子扩音喇叭在不停地大声叫卖。

    记者拿起一瓶口香糖,发现这种口香糖写着“香港益达口香糖”,并没有其他的有效信息,包装略显粗糙。记者拿这种产品与箭牌糖果(中国)有限公司出品的商标为“益达”的口香糖进行了比较,香港益达口香糖的包装上并无“益达”商标。正品益达口香糖的价格多在每瓶12元,而香港益达口香糖的价格仅为每瓶3元多。

    记者就此咨询了箭牌糖果(中国)有限公司,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所谓的香港益达口香糖实为香港益达公司监制的产品,而真正的益达口香糖是(美国)箭牌糖类有限公司授权箭牌糖果(中国)有限公司在中国内地生产的。香港益达公司及香港益达口香糖,与箭牌公司和益达口香糖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记者调查

    “周黑鸭”名前都戴个帽子

    在和平路与东二环交叉口西侧,记者看到了一家周黑鸭专卖店。记者上前询问服务员,该店是不是武汉的周黑鸭。营业员确定地告诉记者,他们就是武汉的周黑鸭。

    但是记者发现,该专卖店装修较为简陋,各种产品摆放在盘子里,且没有真空包装的产品。该店的工作人员也不像武汉的专卖店工作人员,穿着统一的服装,佩戴统一的口罩。

    记者随后又在宿州路、三里庵等多个地方发现了各种周黑鸭专卖店,有的店名叫“武汉周黑鸭”,还有的店名叫“三品周黑鸭”。

    合肥的这些周黑鸭都是正宗货吗?记者咨询了湖北周黑鸭食品有限公司,该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在安徽境内,该公司都没有开设任何直营店,所以合肥的各种周黑鸭专卖店都是山寨货。

    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关于是否去合肥维权的事情,她会和公司法务部进行汇报,在证据准备充足的情况下,会维护自己的权利。关于周黑鸭被侵权的事情,在全国各地屡次发生。一些小店铺,今天被取缔,明天就继续冒出来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瑞可爷爷”陷入风波

    最近,一家名为“瑞可爷爷Rikuro”的烘焙店因为饥饿销售法,引起了不少网民的关注。可是,网上却传出了该店是山寨店的消息。

    该事件最早起因于该店在官方微博上宣称其产品起源于1956年日本大阪。而日本的Rikuro官网却显示,该企业仅在日本有分店,在国外未设立分店。

    在合肥北一环的一家商场,也开设了一家瑞可爷爷店。记者看到,该店由于是新开张,前来购物的消费者并不多。

    根据店员的介绍,该店属于上海的品牌,和日本的店没有任何关系。该店的品牌LOGO和宣传方式,跟日本的品牌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不过,上海瑞酷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于前天发布了道歉信,这家上海公司负责运营瑞可爷爷店。

    该公司在道歉信中表示,针对近日个别媒体和公众对瑞可爷爷提出的疑问,该公司负责人已于2013年10月29日下午2:00当面向上海工商管理部门提交书面材料。瑞可爷爷是该公司在中国合法注册的中国品牌。

    该公司表示,公司在宣传设计上有不够严谨的地方,该公司企业负责人代表瑞可爷爷郑重向广大消费者致以深深的道歉。为了表达最诚挚的歉意,该司已向上海工商管理部门承诺改正计划和期限。

    专家建议

    杜绝假名牌  要从买卖双方入手

    对此,记者联系咨询了安徽大学社会学副教授王云飞。针对“傍名牌”的现象,王教授早有耳闻,他向记者列举了“康帅傅”等生活中常见的“假”品牌。“对这个现象,应该从买卖双方入手。”

    王教授告诉记者:“买方如果是无意‘重伤’大品牌,只是想假借真品的品牌效应来扩大宣传,那也算是‘一种取巧的营销手段’。但如果买方是恶意仿照,那就应该追究其法律责任,依法处罚、取缔。”

    对于此类仿名牌的购买者,王教授也将其归纳于两类。“一类是注重品质的消费者,他们购买到此类产品是因为被其外表所蒙蔽。这种情况下,消费者会主动去工商部门维权;另一类是虚荣心强盛的消费者,他们想要用名牌来包装自己,对这类消费者,我们要劝诫他们注意食品、物品使用安全。”

    针对被仿照的知名品牌,王教授则认为商家应该“发现一起有损自身利益的仿照,就该向有关部门举报一起。千万不能忍气吞声”。

    工商回应

    “傍名牌”涉嫌侵犯注册商标权

    面对市场上林林总总的傍名牌现象,合肥市工商局商标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记者所说的傍名牌现象都涉嫌销售侵犯注册商标权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傍名牌”。

    “市场上常见的‘傍名牌’现象,表现为合法注册的企业模仿或冒用现有的知名品牌,这种打‘擦边球’的方式极具隐蔽性,加上相关法律存在交叉空白。这让工商部门在认定其是否侵权时往往陷入两难境地。”该人士告诉记者。

    “目前,国内适用于‘傍名牌’现象的《商标法》和《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办法》之间存在交叉空白。”该工作人员表示,工商部门对这种现象一直在加大打击和整治力度,但是总有“漏网之鱼”。消费者在购买时容易被相仿的品牌所蒙蔽,受伪名牌低廉的价格诱惑从而购买到其产品。正品商家的维权意识相对薄弱,不能真正地起到监督维权的作用。

    □刘洋 本报记者 周洪/文 高勇/图